<track id="njnlj"></track>

    <track id="njnlj"><strike id="njnlj"><span id="njnlj"></span></strike></track>
    <pre id="njnlj"><strike id="njnlj"></strike></pre>
    <noframes id="njnlj">
    <pre id="njnlj"><strike id="njnlj"><ol id="njnlj"></ol></strike></pre>
    <pre id="njnlj"></pre>

    <track id="njnlj"><strike id="njnlj"></strike></track>
    <pre id="njnlj"></pre>
    <address id="njnlj"><pre id="njnlj"></pre></address>

    9月LPR按兵不動,政策實施力度仍需加大

    張奧平2022-09-20 13:38

    張奧平/文 9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2022年9月20日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為:1年期LPR為3.65%,5年期以上LPR為4.3%。以上LPR在下一次發布LPR之前有效。1年期與5年期LPR均維持前值不變。

    LPR是由具有代表性的報價行,根據本行對最優質客戶的貸款利率,以MLF利率加點的方式報價,即“LPR=MLF利率(政策利率)+商業銀行加點”,各金融機構應主要參考LPR進行貸款定價。LPR報價行報價時將綜合考慮自身資金成本、風險溢價和市場供求等因素。LPR會及時充分反映市場利率變化。

    自2021年12月新一輪降息周期開啟至今,LPR共下調4次。2021年12月,1年期LPR下調5個基點為3.8%,5年期LPR為4.65%維持不變;2022年1月,1年期LPR為3.7%,5年期LPR為4.6%,分別再次下調10個基點與5個基點。2022年2月、3月、4月LPR保持不變;2022年5月,1年期LPR為3.7%維持不變,5年期LPR下調15個基點為4.45%。2022年6月、7月LPR保持不變;2022年8月,1年期LPR為3.65%,5年期LPR為4.3%,分別再次下調5個基點與15個基點。2022年9月,1年期與5年期LPR均維持前值不變。

    從外部環境來看,當前西方發達經濟體通脹居高不下,將維持強緊縮宏觀財政貨幣政策選擇,而強緊縮政策選擇也將錯殺其市場有效需求,從而使全球總需求大幅下滑,最終使我國出口逐步走弱。美國CPI已連續半年維持在同比增長8%以上水平(3月8.5%、4月8.3%、5月8.6%、6月9.1%、7月8.5%、8月8.3%),高通脹不僅不是暫時的,而是頑固的,且私人部門已形成高通脹預期。面對頑固的高通脹,以及私人部門的高通脹預期,即便經濟衰退風險不斷加大,美聯儲也不得不維持強緊縮宏觀政策選擇,9月議息會議繼續加息75bp基本毫無懸念。歐元區也面臨同樣境地,近幾個月CPI同比增速不斷創新高(5月8.1%、6月8.6%、7月8.9%、8月9.1%),不斷創新高的通脹水平也將倒逼歐央行加快緊縮貨幣的步伐。

    西方發達經濟體在需求側的強緊縮宏觀政策選擇下,已使其居民消費欲望被大幅抑制,有效需求被錯殺。美國密歇根大學發布9月份消費者信心指數為59.5,不及預期的60.0;歐元區8月份消費者信心指數終值為-24.9,接近歷史低位。而西方發達經濟體,作為全球最終需求國,其需求下滑,必將對我國出口造成影響。目前,國內出口正在逐步走弱,8月出口同比增長11.8%(7月18%、上半年13.2%)。

    從內部環境來看,首先,消費雖呈現企穩態勢,但仍處于較弱水平。8月消費實現同比5.4%的較高增長,但主要是因去年同期低基數的影響。筆者認為,私人部門中居民消費是隨著收入預期改變的,只有居民收入預期向好,居民才會增加消費。收入預期向好則需要貢獻80%以上城鎮勞動就業的中小型企業,也就是私人部門中的民營企業實現投資發展,而企業實現投資發展的前提是具備發展的信心。所以,私人部門發力的大前提是企業具備發展的信心,信心越大,發力則越大,反之則反。

    其次,投資體現了政府部門對私人部門的持續補缺。進入三季度以來,經濟實現一定程度的環比修復,主要原因在于政府部門對經濟活動加大力度進行補缺,宏觀財政貨幣政策配合基建投資發力(上半年基礎設施投資同比增長7.1%,7月11.5%,8月14.2%,過去兩年平均同比增長1.8%)。

    經濟走向復蘇往往需要“兩步走”。第一步,政府部門發力基建投資,穩住經濟大盤,創造市場有效需求;第二步,私人部門接力政府部門發力,即民企投資與居民消費,經濟實現內生性增長。當前,經濟實現復蘇“兩步走”的第二步卻遲遲難以實現,筆者認為,其根本性原因便在于市場主體預期不穩與信心持續較弱。

    從經濟運行的先行指標PMI來看,8月份錄得數據雖較7月份有所回升,但繼續處于收縮區間(4月47.4%、5月49.6%、6月50.2%、7月49.0%,8月49.4%),體現出我國經濟景氣水平自6月實現環比修復以來仍有波動,恢復基礎仍不牢固,內生性復蘇存在阻力。

    從大、中、小型企業PMI來看,8月大型企業PMI升至擴張區間,中、小型企業依然處于收縮區間。大型企業PMI為50.5%,比上月上升0.7個百分點,升至擴張區間。中型企業PMI為48.9%,比上月上升0.4個百分點,景氣水平雖有所改善,但仍處于收縮區間。小型企業PMI為47.6%,比上月下降0.3個百分點,景氣水平繼續下降。大型企業PMI升至擴張區間,體現出央企與國企在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上的發力,而中、小型企業則民企居多,且更多是行業中下游制造業企業與服務業企業,更貼近市場需求端。所以,中、小型企業PMI長期處于收縮區間,不僅體現出相比大型企業的生產經營壓力更大,發展預期與信心持續較弱,也體現出市場有效需求不足。

    從另一項經濟運行的先行指標,8月社融數據來看,總量與結構上也反映出內生性復蘇存在阻力,私人部門難以接力政府部門發力。從總量上看,8月份新增社融2.43萬億元,同比少增擴大至5571億元,為2020年疫情以來同期新低;從結構上看,雖然代表市場自主融資意愿的中長期貸款實現回升,但呈現出企業部門強、居民部門弱的態勢(企業中長期貸款同比由少增轉為多增2138億元,居民中長期貸款同比少增額減少至1601億元),而企業部門強的原因主要是政策性開發性金融工具快速落地所帶來的基建融資好轉,并非私人部門中民企發展預期與信心增強。

    2022年9月8日,國務院專題會議指出,“當前經濟總體延續恢復態勢,但有小幅波動,正是頂風爬坡的關口,必須以更強緊迫感夯實經濟恢復基礎”“堅持發展是解決我國一切問題的基礎和關鍵,上下聯動抓落實,加大政策實施力度,多措并舉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穩住經濟大盤,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實現回穩向上”“穩經濟要靠市場主體,要在紓困保市場主體的同時,針對有效需求不足的突出矛盾,促進消費恢復成為主拉動力,更大力度擴有效投資,為市場主體創造需求、提振信心”。

    筆者認為,在私人部門預期不穩、信心不足,經濟難以實現內生性復蘇的情況下,宏觀政策仍需加大實施力度,主動作為。貨幣政策在兼顧短期和長期、經濟增長和物價穩定、內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前提下,應“以我為主”保持戰略定力,抓住關鍵時間窗口,加大對市場主體,尤其是中小企業的信貸支持,將政策再細化再落實,發揮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從而穩私人部門預期、提振私人部門信心,避免市場主體信心不足這疫情“后遺癥”成為“永久性創傷”。

    (本文作者張奧平系增量研究院院長)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增量研究院院長、增量資本創始人,同時兼任工信部中國電子商會科創產業專委會副理事長、人民網人民創投專家咨詢委員會特聘專家、中關村數字文化產業智庫專家委員、越南建設證券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長江商學院金融學會特邀講師等,2021年獲南開金融首席經濟學家論壇青年經濟學者
    嗯别摸那里要尿了

      <track id="njnlj"></track>

      <track id="njnlj"><strike id="njnlj"><span id="njnlj"></span></strike></track>
      <pre id="njnlj"><strike id="njnlj"></strike></pre>
      <noframes id="njnlj">
      <pre id="njnlj"><strike id="njnlj"><ol id="njnlj"></ol></strike></pre>
      <pre id="njnlj"></pre>

      <track id="njnlj"><strike id="njnlj"></strike></track>
      <pre id="njnlj"></pre>
      <address id="njnlj"><pre id="njnlj"></pre></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