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jnlj"></track>

    <track id="njnlj"><strike id="njnlj"><span id="njnlj"></span></strike></track>
    <pre id="njnlj"><strike id="njnlj"></strike></pre>
    <noframes id="njnlj">
    <pre id="njnlj"><strike id="njnlj"><ol id="njnlj"></ol></strike></pre>
    <pre id="njnlj"></pre>

    <track id="njnlj"><strike id="njnlj"></strike></track>
    <pre id="njnlj"></pre>
    <address id="njnlj"><pre id="njnlj"></pre></address>

    地方探路國資云:怎么建?怎么用?

    王雅潔2022-09-23 22:52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雅潔 在經歷了一年多的摸索后,各地國資委開始以更為穩妥的方式推動國資云建設,比如多地正在優先推動國資監管云的建設。

    國資監管云是國資云的題中之義,不同的是國資監管云并不要求地方國有企業將所有業務放入監管云,而是只上傳涉及一些國有監管事項的數據,以便于國資委對地方國企進行監管。

    一名接近浙江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浙江的模式與天津不同,暫未走到市場化推廣的那步,目前仍處于國資監管云的階段。而走向市場化,將是浙江國資云未來的目標。

    重慶九龍坡區國資委相關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其正在探索建立的依舊是國資監管云,未來也暫不考慮對外市場化推廣。

    除去天津與浙江,重慶、深圳、北京、甘肅等地亦在推進國資云的建設(北京稱之為國企云),據經濟觀察報了解,多地都處于初期摸索建設階段。

    國資云推出的目的不僅是為了保障地方國資數據安全,也是國資監管部門監管和為企業提供服務的抓手。

    在國資云推出前,國內已經有一個初步成型的云市場,形成了一批包括阿里云、華為云、三大運營商在內的頭部企業。

    一位與多家地方國資云平臺有合作的企業副總裁對經濟觀察報表示,對于現有市場內的云商而言,國資云的推出雖然會帶來部分云建設主導權的變化,但他們依然可以通過為國資云提供技術、硬件服務參與到這一市場。

    Strategy Analytics無線分析師楊光表示,云本身是個服務,它不僅僅是一個機房和一個服務器,它本身是一套體系,有自己的生態特征所在,需要持續性的長久投入。

    天津路徑

    2021年天津市推出了國資云相關政策,在市場中引起較大關注。

    一位接近天津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認為,集約化是天津市推動國資云的原因之一。有了國資云,就可以動態調整相關資源,對于企業來說,節省了一次性投入,可以極大限度地共享資源。

    上述人士認為,天津在建設正式的國資云之前,就已經有了一定的信息化建設基礎,天津當地國資云的建設也遵循著集約化的原則。

    另一方面,國資云可以給某些關鍵領域的監管提供便利,對于企業來言,在后續資源的整合、數據的整合上,以及后期整個系統的運維,甚至包括日后系統的升級,國產化的推進等,也有益處。

    2021年3月,天津國資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以下簡稱天津國資云科技),意味著天津國資云運營主體的誕生。

    天津國資云與三大運營商來共建合作搭建整個天津的國資云的主干云平臺,包括各個資源池,并和三大運營商,作為整個市場推廣的主體,即天津國資云科技在天津國企里面去推廣國資云的服務,運營商也以天津國資云的品牌做推廣,然后其和下面的企業按照資源、服務收費,再和云商進行結算。

    上述接近天津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說:“三大運營商已經有比較完備的云資源,所以采用了合作共建的模式。當然也會建一些必要的安全監管的設備,然后由運營商來提供基礎的鏈路和資源,大家來合作,這是整個建設的原則。”

    該人士透露,目前,天津市對當地國企是否上國資云不做強制性要求,也沒有固定的時間節點要求,完全是市場化的自由選擇過程。天津國資云的推廣方式,亦是完全的市場化。

    走向市場化,國資云的競爭力在何處?

    該人士表示,在推廣上,天津國資云盡量和其他的公有云體現出差異化的服務。比如說天津國資云在云端不僅僅是提供底層Iaas層和Paas層的基礎云資源 (如果將云計算比作一棟大樓,可以分為三層:底層的IaaS層,即基礎設施服務;中間的PaaS層,即平臺服務);頂部的SaaS層,即軟件服務),同時整合了在企業運作過程當中,需要自己建設的一些共性的Saas層服務。

    天津國資云不僅能提供云端資源,也可以幫企業解決一些應用問題,相當于提供一整套的解決方案。

    上述接近天津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回憶道,在初期的市場推廣過程中,天津國資云會告訴企業,可以針對于企業的個性化需求來定制上云的整體方案,而不是列出上云的服務目錄,讓企業自己去選。同時,國資云也提供云下的數字化轉型咨詢服務。

    上述接近天津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認為,國資云可以做到一對一的需求對接,再根據這個需求,變成云上服務和資源的需求。

    截至目前,天津國資云已經可提供的服務包括業務類、監管類、安全類、信創類等。其中,業務云包括承載企業面向互聯網的業務和應用,以混合云的方式提供云服務。承載業務包括企業網站、郵箱、OA等系統。

    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對于未來的目標,天津國資云科技有限公司將爭取在未來三到五年之內,能夠在天津的市場占有率超過50%。

    上述接近天津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說:“我覺得天津國資云的優勢可以總結成,通過市場化的運作,為企業提供‘保姆式’量身定制的云下服務和云上資源相結合的整體數字化轉型及上云方案。”

    監管云建設邏輯

    浙江選擇了以國資監管云作為切入口。

    與天津相同,浙江也是由地方國資委牽頭,地方國企杭鋼股份承建浙江國資云的建設,杭鋼股份也是浙江國資云的唯一承建方與運營方。

    上述接近浙江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透露,2021年3月份開始,浙江省國資委布置了建設國資云的任務。原因在于杭鋼本身也在做數字化轉型,并在環保方面做轉型,正好契合了國資云的建設需求。

    對于設立國資云的初衷,浙江當地的出發點是為了國資數字化監管,以及國資監管的數字化改革,即在云上部署各個國資監管系統。

    上述接近浙江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表示,以大額資金監管系統為例,有了國資監管云,便可以把所有浙江省的省屬企業大額資金的使用情況、預警信息都及時反饋到國資委。通過這種方式,國資委就可以對省屬企業大額資金的情況,做一個全面的監管。

    上述接近天津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認為,國資監管云是國資云邏輯概念下面的云。“我認為國資監管云是國資云的一個子集,只是承載了一些數據和比價敏感的業務,或者有一定涉密要求的系統的云資源。”

    上述接近浙江國資信息化建設的人士亦表示,類似天津國資云走向市場推廣的模式,是浙江國資云的下一步發展方向。

    與其他地區國資云建設有所區別的是,浙江國資云采用的是完全的信創(國產化)模式,即采用完全國產化的信創服務器作為底層硬件設施,阿里云為浙江“國資云”提供技術支持。

    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緊隨天津國資云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浙江從2021年3月份開始調研,主要是調研了如何去建設云,如何建好一朵云。浙江當地對比了各個云廠商,并綜合了國資委建設云的需求進行需求匹配,建設和系統由浙江國資委主導,國資委也是監管云的使用者,通過監管云,國資委可以更便利的對區域內國企的關鍵數據進行保護和監管。

    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目前為止,浙江尚未進一步向國企業務提供云服務。但通過市場化方式,讓國企“上云”也在設想之中。

    趨勢

    從2021年開始,北京、天津、深圳、四川、甘肅等多地開始推進國資云建設。

    “主導企業建設+主導企業運營”,并由國資委直接控股或間接控股的企業負責建設及運營工作,是多地國資委推動國資云建設時選擇的路徑之一。

    重慶市九龍坡區國資委相關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當地國資云監管云的建設主要是為了通過“三重一大”監管系統,提示決策順序異常等預警事項,監督國有企業“三重一大”決策制度的落實,進一步規范權力運行。再比如人事監管系統,產權監管系統、大額資金監管系統等。

    2021年4月投入運營的四川國資云,建設主體為四川省能源投資集團下屬公司四川省數字產業有限責任公司,技術提供方為阿里云。在運營方式上,四川能投集團和四川電信形成了聯合運營的創新模式,保證對四川省內所有省屬、市屬國企的落地服務。

    9月21日,經濟觀察報記者從甘肅省國資委獲悉,當地正在摸索推進建設國資云,承建國資云的企業是絲綢之路信息港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則是由深圳市智慧城市科技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在做整個國資云的建設,技術架構的建設和數據的建設,該企業是深圳市國資委全資設立的直管企業,于2018年12月18日注冊成立,2019年8月8日正式揭牌運營,承接智慧國資智慧國企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5G網絡建設和產業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職能,是市屬智慧科技平臺。

    一名金融科技類央企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國資云對未來云計算市場格局的影響相當深遠。他說:“原來國有資本參與到云建設方面,基本上是以投資者的身份參與的,現在主要的轉變就是以管理者和運營者的身份參與到云計算市場,對于公有云市場的有序發展,也為整個社會打通數據的問題,起到規范化的作用,從而避免無序。”

    該金融科技類央企負責人表示,其他市場化企業可以通過參建方式參與到國資云建設。

    一名與多家地方國資云平臺有合作的企業副總裁則認為,國資云的建設與推廣不可能一蹴而就,例如引用某一家的云,然后再遷走,其實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不像個人手機上裝一個軟件再卸載那么簡單。對比來看,云的遷移是比較復雜的,這是一個過程。

    上述副總裁說:“從后續的使用上來說,國資肯定是優先要選用國資云,這個要看各地的發文要求。但是我覺得既然有這個考慮,并且做了這樣一個建設的動作,那肯定會優選國資云。”

    在上述副總裁看來,雖然說國資云的建設和運營是由某一家國有企業來負責,但是他也是會引入一些這種云廠商,做云的建設和一些服務的支撐,相當于市場上原有的云商少了一些直接客戶,但多了一個新的戰場。

    他認為,國資云的目的不是為了搶占市場,從這個角度來說,對于廠商的影響應該沒那么大。但其中一些建設的主導權,可能會有一些變化。

    Strategy Analytics無線分析師楊光認為從各地的情況看,國資云的建設還處于摸索階段。

    在楊光看來,因為云本身是個服務,不僅僅是機房和服務器,它本身是一套體系,有自己的生態。企業不是需要服務器,企業要的是服務器上面那些應用,以及其能提供的持續不斷的服務?,F在相關國企遷移速度慢,只能反映出來,目前相關地區的國資云還跟市場化的云服務有差距。

    現在各個地方都在探索國資云的建設,楊光覺得還需要時間去看,因為他們探索的時間周期還短,還需要時間去觀察他們能否真正的能提供有保障的數據安全。

    楊光認為從其他國有企業的角度來看,因為每家企業的情況不一樣,需要考慮一個綜合的解決方案,盡可能在所謂的安全和成本效益之間尋找平衡。

    楊光認為,國資云并不一定需要政府親自下場去做,他只要把好采購的關就可以了。諸如電信、移動、浪潮等國企也可以進行承建。

    楊光說:“這個需要技術積累,需要長期投入,需要時間去證明。”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高級記者兼國資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國企國資等領域。擅長于深度分析報道、調查報道、以及行業資訊。
    嗯别摸那里要尿了

      <track id="njnlj"></track>

      <track id="njnlj"><strike id="njnlj"><span id="njnlj"></span></strike></track>
      <pre id="njnlj"><strike id="njnlj"></strike></pre>
      <noframes id="njnlj">
      <pre id="njnlj"><strike id="njnlj"><ol id="njnlj"></ol></strike></pre>
      <pre id="njnlj"></pre>

      <track id="njnlj"><strike id="njnlj"></strike></track>
      <pre id="njnlj"></pre>
      <address id="njnlj"><pre id="njnlj"></pre></address>